Discuz! Board

 找回密碼
 立即註冊
搜索
熱搜: 活動 交友 discuz

拿出手機
掃一掃

查看: 579|回復: 0

中國式的親子關系,爲什麽總會相愛相傷?

[複製鏈接]

11

主題

0

帖子

10

積分

新手上路

Rank: 1

積分
10
發表於 2018-5-10 10:50:33 | 顯示全部樓層 |閱讀模式
nk4kG84D8FG8SAYg.jpg



文 | 思怡 · 主播 | 童顔


現今的中青年一代,不少人因爲與父母的家庭矛盾而苦惱:催婚催生,育兒矛盾,職業選擇矛盾……


而另一邊,也有很多老人感到無奈,子女已經成年成家,卻仍依賴年邁的父母,不僅要幫着帶娃,還要提供經濟支援。


甚至,有時子女對待父母的态度和做法讓他們痛心失望,感到自己的付出和回報遠遠不成比例,就像一篇在長輩朋友圈廣爲傳播的文章:《我們如此深愛我們的兒女,他們愛我們嗎?》


是啊,我們愛父母嗎?我想一定是愛的,但愛的同時,仍免不了有矛盾,有傷害,就像我和媽媽之間經曆的,這相愛相傷的二十年。


一、順從



我的媽媽辛勤能幹,家裏的大小事都是她在操心做主,對我的照料無微不至。我從小就是乖乖女,學習成績好又聽話,很少向父母提要求。


我甚至沒出現過青春叛逆期,我在中學時代對父母最大的“反抗”,可能就是關于我的頭發。


我跟他們說過很多次,不喜歡頭發太短,但我的反抗根本就是無效的,媽媽會帶我去理發店,讓理發師把我的頭發剪到她滿意的長度。在女孩子最青春的年紀,我的頭發究竟有多短?有好幾次,我被誤認成男生。


我成年以後,我的婚事自然是媽媽最關心的頭等大事。


因爲和男友的感情一直有問題,我對結婚特别不情願甚至感到恐懼,但媽媽認爲我們應該且必須結婚。由于我一貫的順從,我最終還是結婚了——領結婚證那天,我絲毫沒有感到幸福喜悅,卻好似墜入無底深淵。


a1090099NiMUMD51.jpg



二、迷思



婚後我和媽媽的關系發生了微妙的變化,她敏感地覺察到她不再是我最親密的人,我不再有問必答,開始有了自己的秘密,她感到憤怒和傷心。


變化的原因:除了建立自己的家庭,也和我讀了多年心理學有關。


在那之前的二十年裏,來自學校、媒體和父母的教導都是“同一首歌”:父母養育子女不易,付出心血付出愛,子女應該懷有感恩之心,孝順父母。


我們的主流價值觀,将父母塑造爲付出者和給予者的角色,而子女則被定位爲接受者和回報者的角色,回報的要點之一是孝順,其中的“順”,是順從、服從。


在我讀了心理學之後,卻看到了親子關系的另一個“故事版本”。


比如,心理咨詢中經常嘗試:通過理解自己的成長經曆,來改善當下的心理問題,而父母常常是成長經曆中對孩子影響最大的人,其中不乏負面影響。


比如:自卑可能源于從小遭受父母的貶低,退縮的性格可能與父母的過度保護有關,等等。也有很多研究證實了,父母不同的教育養育方式對孩子能否健康成長有重要影響。


我越來越多地了解到,父母對待孩子,怎樣做是恰當的,怎樣做是不恰當的,二者之間,對孩子今後的成長,可能有什麽不同。


很多父母養育孩子的做法,并非完美無瑕,甚至,給孩子的傷害可能持續終生。


同時,随着生活的延展,我越來越多地被自己的問題困擾:我的軟弱,我的不快樂,我習慣性無原則的順從;和父母相處時,盡管他們對我很好,我卻總感到一種無形的壓力。


我開始問自己,這其中的原因是什麽?我的性格和父母養育我的方式有什麽樣的關系?


回憶我的成長年代,父母對我很和善,僅有的幾次批評,我記憶深刻。


zBZ63BkLAklf5UOz.jpg


8歲時,一天媽媽午睡醒來後,用埋怨和責備的語氣對我說:“你怎麽一點也不會關心人?都不知道給我蓋被子!”我立刻感到心裏被什麽打了一下,我也是個敏感的孩子吧,我很委屈,也很愧疚,媽媽照顧我那麽無微不至,我是不是真的讓她很傷心失望?


11歲那年,我生了一場大病,整個寒假悶在家裏,想出去玩爸媽不許,我發脾氣哭了一場。沒想到爸爸也流淚了,他說:“你怎麽這麽不懂事,你知道你生病你媽媽背着你哭了多少次,頭發都白了!”我呆住了,我以前從沒見過爸爸哭。


我想,父母是非常愛我的,但這愛裏面,有太多的控制;同時,他們對我也是有期待的,這期待裏面,還有害怕被辜負的脆弱。


這兩點放在一起,對孩子意味着什麽?正好是那句歌詞:“聽媽媽的話,别讓她受傷。”


于是,我小心翼翼地按照父母的意願生活。


隻是,如果父母的要求和感受如此重要,那麽,我的感受我的需要在哪裏?如果,我的順從和軟弱和母親的控制有關,那麽,我該如何擺脫成長經曆的影響,讓自己強大起來?


三、獨立



那時候,心理學中關于家庭和獨立的看法,使我的内心産生了震動。


中國傳統的家庭觀念中,子女與父母之間緊密的感情和關系,是持續終生的。


結婚,意味着在與父母的關系之外,增加了一個重要關系:夫妻關系;生育,意味着再增加一個重要關系:親子關系。


随着人生階段的進展,身上的重要關系一再“加碼”。如果要區分出誰是最重要的人,哪個關系是核心關系,很多人會覺得很難。


但在西方心理學中,對家庭模式有不一樣的解讀。


一個人自出生開始,與父母的關系最爲重要和親密;在成長過程中,逐漸獲得獨立;成年後,最親密的關系轉化爲夫妻關系并持續終生。


這樣的家庭模式背後,是這樣的觀點:成年後與父母的分離,建立清晰的自我界限,是走向真正獨立的必經之路。直觀的體現之一就是,一個人能決定自己的事。


O5q75wSKkk55D7kD.jpg



關于自我界限,我以前是毫無概念的。


有一次,我和老公外出旅行,媽媽爲了治病方便在我和老公的家裏住了一段時間。我回來後發現,她把家裏所有的物品位置重新整理了一遍!我立刻感到一股不爽湧上心口,但我說不出哪裏不對,難道媽媽身體不适還辛苦幫我收拾家務,我還要對此不滿嗎?


但後來的幾個月裏,每當我找東西找不到,我就生氣。後來我才明白,這就是自我界限被侵犯的感覺。


我逐漸意識到,在很多年裏,我都活得像一隻牽線木偶,我渴望獨立。


與此同時,我的婚姻也走到了盡頭。


父母知道我要離婚後強烈反對,勃然大怒。而我的表現像個叛逆期遲來的孩子,幾十年裏我一直在壓抑和逃避的憤怒情緒統統浮出水面,我們互相說了很多傷害對方的話,兩敗俱傷。 


我堅持我的決定,但随後很快發現,事情并沒那麽簡單,這緣于婚後父母認爲我應該買房,可我們沒有那麽多錢。盡管我表示不需要,他們仍然轉給我一筆錢,我們用來買了房子,我的離婚也牽扯到父母的經濟利益。


這時我不得不無力地承認,我其實并不獨立。一個人人格上的獨立,能否掌控自己的事,與經濟獨立和生活獨立密切相關。我把那筆錢還給父母以後,無論他們怎麽堅持,我都堅決拒絕再用他們的錢。


離婚前後的這段時間,我和父母的關系很糟糕。


我最不能承受的是,隻是因爲我沒有達到他們的期望,他們就對我那麽不滿意。他們最不能承受的是,辛苦養育大的女兒竟然對他們有頂撞,有憤怒,有怨恨,感覺受到極大傷害,認爲我缺乏感恩之心。


媽媽認爲是心理學害了我,因爲“外國的東西不能用在中國人身上”。


這個問題一直在我心中萦繞,的确,心理學關于家庭的一系列觀點根植于西方的社會、文化和價值觀,近些年來,這些觀點在我們這一代當中越來越普及,他們究竟适用于中國家庭嗎?


就我的家庭來說,對我個人,我因此獲得自我的覺醒和獨立,這一步一旦邁出就不可能再回頭;對我的父母,他們感到失去了原來那個親密孝順的女兒;對我和父母之間的關系,表面的平靜被打破,波濤随之而來。


c5i6ZqyIBy9ujYMu.jpg



站在子女的立場,似乎很容易得出一個結論:


中國很多家庭中,上一代父母缺乏界限感,手伸得太長,希望替子女決定職業、婚事、生育、以及育兒方式,不願意退出與子女的第一親密關系,造成了很多家庭矛盾。


他們應當尊重成年子女的獨立性,應當放手讓子女做主自己的生活,這樣似乎這些矛盾都可迎刃而解。


但事實上呢?


家庭關系的特殊性在于,這個關系的另一方,是對你特别重要的人,并且,他們可能永遠無法認同這個觀點,也不容易改變,反而會因此受到傷害,這個傷害還可能再反彈到子女身上。


後來,我的思維方式更加開放,除了關注應該與否,是非對錯,誰身上出了什麽問題,我更關注父母所謂的“界限不清”來源于哪裏,對家庭還産生了什麽樣的影響。這時,跨文化心理學的一個視角,讓我有了新的理解。


四、不同的自我概念



跨文化心理學中,是這樣看待東西方文化差異的:


“西方文化是個體主義(individualism)文化,西方人的自我概念是獨立型(independent)自我。


東方文化是集體主義(collectivism)文化,東方人的自我概念是互依型(interdependent)自我。”


從這個角度看,中國人與他人的關系,尤其是和家庭成員的關系,本來就是自我的一部分。


還有研究發現,中國人的自我概念是和母親緊密聯系的。這還得到了腦科學研究的證據:自我和母親,都引發了相同的腦區活動,而西方人隻有“自我”能引發相應的腦區活動。


也就是說,對中國人來說,自己和母親,在大腦中“住在同一個地方”,這是一種何等緊密的關系!


我有些明白了爲什麽上一代父母對子女付出很多,把子女的事當成自己的事,深度地參與其中,甚至代替子女做出決定,并且希望和子女保持親密感。


因爲在他們心裏,自己和子女是如此緊密地交纏在一起,如果要和子女“劃清界限”,對他們來說可能就像割裂自己那麽難受。


而我們這一代人,成長曆經了全球化進程,接受了很多西方的文化和價值觀,在思想上比上一代獨立,在與父母的關系中,期望擁有更多的自主。


TdxF5y7iDaD1X5OY.jpg



我們這一代,更像是走在從互依型自我,過渡到獨立性自我的路上。從這個角度,現今的“中國式”家庭矛盾,是東西方互不相同的文化、自我概念、家庭觀在一個個中國小家庭中的碰撞和沖突。


文化的産生和持續,必然有其适應社會的現實意義。


中國這種家庭成員緊密互依的關系,帶給兩代人的除了矛盾,也有巨大的獲益。


對很多父母來說,“養兒”仍然是“防老”的最有效途徑,天倫之樂一定比孤獨終老幸福。對很多子女來說,如果沒有父母拿出一生積蓄,不知道要等到什麽時候才能買上房子;如果沒有父母幫忙帶娃,家庭生活和經濟甚至可能無法正常運轉。


當理解了這些以後,對于父母的“界限不清”,與其認爲他們有“問題”,我更傾向于看作他們和我“不同”。


這句話現在寫下來如此簡單,但曾經很長時間裏,我身陷其中,受困于思維的局限和情緒的漩渦。 


面對這種“不同”産生的矛盾,如何在保持獨立的同時減少對雙方的傷害?首先需要處理自己的情緒。


五、如何對待負面情緒



有一段時間,我對自己不滿意。


我似乎知道,我身上的種種缺點,與我父母之間的聯系是什麽。我想改變自己,卻常常力不從心,身上好似被施了魔咒。


另一方面,無論我怎樣想掙脫父母的控制,他們似乎仍然沒有把我看作一個真正獨立的人。伴随着這種無助感,我對父母感到憤怒和怨恨,這讓我感到不安和愧疚,我是否冷漠無情缺乏感恩之心?我是否應盡力消除這些情緒?


後來,我慢慢明白,我如此在意父母是否将我看作一個獨立的人,源于我内心仍不确信自己是否真的獨立,那個小孩仍然在期待通過父母的認可來宣告自己的獨立性。


因爲我不接納自己的缺點,才把對自己的不滿意轉移到父母身上,似乎這樣就找到了替罪羊,就可以把自己的責任和壓力轉嫁出去。


而事實上,作爲一個成年人,自身行爲的責任人隻有自己。并且,我之所以成爲現在的我,與多方面因素有關,除了父母的影響,也有先天特質和其他經曆産生作用,換言之,自身缺點這口黑鍋,并不能完全給父母來背。


我試着更接納自己的不足,接納自己的任何情緒,不再和自己較勁。我也能更全面地看待自己,不僅關注問題,也能看到自己的優點和力量。


pwld2X8XABz21xsb.jpg



如果說我的問題曾經和父母有關,那麽我身上的優點和做出改變的力量是否也源于父母的饋贈?


我再婚有了孩子後,有時候請媽媽幫我帶娃。意料之内,我能看到媽媽身上的問題如何在育兒中顯現,比如她的控制、她的反應過度。


但超出我預期的是,我看到了更多她的優點如何在育兒中顯現,比如她的耐心和細心、她的創意和熱情。我好像看到了她是如何照顧我長大,這種微妙的觸動不可言表。


經過這樣的過程,我對父母的憤怒盡管仍然存在,但比以往平息了很多,我也不再爲此過于糾結。同時父母也在做出改變,我們關系有所緩和。


我想,子女和父母之間的感情,本是人之常情,無需拔高,也不必刻意罩上光環。


越親密的感情,成分越複雜。


愛和感激,一直都在;傷害、失望、憤怒,有時候也會自然發生,如果發生了,不妨坦誠對待。


對待負面情緒,如果僅僅是壓抑和掩飾,不管如何努力,它仍會存在于一言一行中,在表情、語氣和措辭中顯現,對方一定感受得到。我們越是想壓制它,引發的破壞力可能反而越大。


電影《神奇動物在哪裏》,對此有形象的表現。


魔法師如果沒有學會如何化解自己的憤怒,強行壓抑,最終積聚演變以緻失控,變成破壞力極大的一團黑色飓風,給對方和自己都帶來巨大的傷害。


其實,每個人情緒的魔法師,就是自己,終歸也隻能靠自己。


我們需要試着接納負面情緒,與之共處,關照自己的内心,探索情緒産生的源頭,将對自己有新的發現。


等到負面情緒漸漸平息,再去看這件事,會發現看法可以更加客觀、開放,能夠接受不同的觀察視角。同時,新的理解角度,也會讓我們的情緒心态更加放松平和,更容易規範自己的言行,找到适合有效的溝通方式、相處方式。


後台回複早安”,收獲清晨第一句問候

YgX4x7G3p3f33xI3.jpg

你有多久沒讀完一本書了?



zyAYGaDpl4rAwB29.jpg
nbqbbwjbE15g6JkT.jpg
kt6t8f8tkjJ8O6s8.jpg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立即註冊

本版積分規則

Archiver|手機版|小黑屋|Comsenz Inc.

GMT+8, 2018-6-20 15:35 , Processed in 0.121282 second(s), 25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