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iscuz! Board

 找回密碼
 立即註冊
搜索
熱搜: 活動 交友 discuz

拿出手機
掃一掃

查看: 519|回復: 0

有关于佛牌的禁忌之事,你需要了解一下!

[複製鏈接]

257

主題

0

帖子

10

積分

新手上路

Rank: 1

積分
10
發表於 2018-5-17 21:19:31 | 顯示全部樓層 |閱讀模式
FpPMExMWe6m6oVkK.jpg


y5Q2Jzyt5jGL2q2A.jpg


圖片來源網絡
我叫田七,去泰國看望表哥的時候巧合的做起來買佛牌的生意。
我的同學中有個叫王明的,雖然同班,但他當年因學習太差而連留兩級,比我們大兩歲,所以大家都開玩笑地稱他明哥。明哥在沈陽的一個鋼材市場做生意,有一天,他約我在市場附近一家烤肉店吃飯,中途和我提起佛牌的事。
明哥說:“以前我不相鬼神,可這件事太邪門了。不瞞你說,我現在很不好過,生意不賺錢,打牌天天都輸,咋辦呢?”
“你不玩,不就沒事了嗎?”我勸道。
明哥把嘴一撇:“人生在世,就那麽幾樣愛好,吃喝嫖賭,要是都不碰,就算活一百歲又能咋樣?還不如死了呢。”
我說:“那行,就幫你請一條正牌,保平安,佑财運,但也得你自己配合,努力做生意,平時多行善啥的。”
明哥左右看了看,神秘兮兮地問:“我想弄條陰牌。”
我愣了:“你咋知道還有陰牌這一說?”
明哥嘿嘿笑了:“打聽的呗,都說陰牌效果好,别人我不熟,也信不過,你給我弄條陰牌,能發橫财的那種,怎麽樣?”
有錢不賺是傻子,明哥有需求,我就打赢了呗。然後一個國際電話打到方剛那裏。
當初就是方剛把我帶到買佛牌這條路上的,我把需求跟方剛一說,方剛那邊自然沒問題。
給方剛彙款後的七八天,貨就從泰國寄到了,當着明哥的面,我拆開包裹,兩人都傻眼了,紙盒裏居然是一口半尺來長的小棺材。
明哥大怒:“你耍我呢?”我連忙說先别急,中國人不是喜歡把一盒煙大小的棺材放在桌上當裝飾品嗎,寓意是升官發财。明哥一想也對,這口小棺材塗着黑漆,上面還用紅色顔料寫了一些彎彎曲曲的符号。伸手抽開棺材蓋,裏面有個黑黝黝的、幹屍似的東西,眼睛是兩個紅點,還有頭發。明哥看得心裏發虛,問我:“田、田七,這到底是啥啊,我咋瞅着這麽瘆人呢?”
其實我比他還害怕,但也要硬充行家,笑着說:“你不懂,眼放紅光,才能逢賭必赢,這東西你就放心用吧。”
明哥疑惑地問:“怎麽用,打麻将的時候把這小棺材頂腦袋上?”
我說當然不是,我打電話問問吧。明哥問:“你不是專家嗎,還用現問?”
我嚴肅地說:“泰國佛牌學問很深的,誰敢稱專家!”
找個話吧打電話問方剛,他說:“那是阿贊能師父最拿手的招财棺,外面寫有巴利文的經咒,裏面是紅眼拍嬰,專招邪财。紙盒裏還有一張紙,是引靈咒,上面有用漢語拼音标注的發音,你讓顧客在半夜十二點的時候,把棺材放在屋裏,沒有外人在場,再把經咒慢慢念三遍就行。要是念對了的話,應該會有感應。另外一定要告訴事主,從今往後,他凡是得到的橫财,必須在當天全部花光,買什麽都行,但必須花光,過了午夜就失效,而且隻能花不能送,故意丢掉也不行。要是不照辦的話,出了事概不負責。”
這下我終于明白了,連忙轉達給明哥,明哥從沒接觸過這種東西,表情半信半疑。尤其是聽到要把今後發的橫财一半買黃金,他表示不滿:“這哪行?輸了沒錢,赢了還得當天花光!那我不是賠定了嗎?你忽悠我呢?”
我問:“你之前賭錢,是輸多還是赢多?”
明哥說當然是輸多,不然還用得着花錢弄這玩意嗎!我笑了:“這就是了,以後你要是赢多輸少,那不就是賺到了嗎?”明哥問:“怎麽知道以後有沒有效果?”我說那就隻能用事實證明了。明哥點了點頭,忽然他好像想起了什麽:“不對呀,就算有效果,可我赢的錢都得當天全花光,那我身上總是一分錢也沒有,平時開銷怎麽辦?”
我苦笑:“難道你除了賭之外就沒别的收入嗎?别忘了你是生意人,你還有店鋪!”明哥這才回過神來,不好意思地嘿嘿笑,說他平生最大的愛好就是打麻将,和玩比起來,生意隻能算副業,除了散局和他兒子,沒有任何力量能讓他從麻将桌上離開。
這就不是我要操心的了,錢貨兩清,回到家後我樂得不行,從來沒賺過這麽多錢,當晚就請爸媽和姐姐姐夫幾口人去飯店大吃了一頓。他們問我做什麽生意這麽賺錢?我得意地說:“表哥在泰國認識一個專門賣泰國佛牌的,我最近已經賣出去兩條,加一起淨賺八千塊!”他們都很羨慕我,尤其姐夫,臉上更是露出羨慕嫉妒恨的神色。
淩晨一點多鍾,我睡得正香,電話忽然響個沒完。迷迷糊糊看屏幕,是明哥打來的。他說:“你還沒睡吧?”
我心想你以爲人人都和你一樣,天天打麻将到天亮?但出于禮貌,我還是說:“嗯,沒睡呢。”
明哥說:“田七,我剛才念了那個經咒,怕不靈,就一口氣念了五遍。忽然感到渾身發冷,一個勁打冷戰,這是咋回事?”我安慰他說沒事,那說明有效果了。明哥說:“我心裏沒底啊,你說這東西會不會有啥副作用?這裏面真有鬼魂嗎?”
我笑了:“都這時候了還有什麽可怕的,放心吧,隻要你按規矩辦事,就算有鬼也隻能幫你,不能坑你。”
這幾天,我一直想着明哥這樁生意,心裏沒底。畢竟對泰國佛牌尤其是陰牌太不了解,萬一真沒效果,他回頭找我算賬怎麽辦?大概過了五六天,明哥打來電話,我心裏發虛,生怕接了電話他就要我退錢。
按了接聽鍵,那邊傳來明哥興奮的聲音:“太靈了,這東西太靈了!”
我連忙問怎麽回事,他說這幾天晚上和朋友打麻将,一連五天手氣極旺,專和大牌,把那幾個人給赢慘了。平均每天至少赢幾千塊錢,他想着我說的規矩,散局後都是和朋友去KTV消費。後來一想這樣不劃算,于是他假稱最近患了神經衰弱,必須早睡,把牌局改成了隻在白天玩。
就這樣,明哥白天打麻将赢錢,散局後就去商場或超市購物,什麽金銀首飾、手機電腦、服裝鞋帽、食品百貨,盡量多買能用得上的東西,把當天赢的錢都給花光,一分錢也不剩。開飯店不怕大肚漢,好在商場超市東西多,别說幾千幾萬,就算你揣着金磚來也能花完,明哥也平生頭一次體會到了每天都要把錢花光的緊迫感。
我還擔心不是陰牌的效果,就問:“以前有過這樣的手氣嗎?”
明哥一口咬定:“當然沒有!你不知道,這五天我每天都能赢好幾千,而且把把都有大牌,那幫人懷疑我出老千,在麻将機裏作手腳,第四天改在别人家玩,用他們家的自動麻将機,結果輸得更慘,都被我給赢去了,兩天我就赢了一萬多,哈哈哈!”
看着明哥這副高興的模樣,我心裏那塊石頭也落了地。幾天後,表哥打電話給我,問我什麽回泰國去,他好給我訂機票。表哥旅居泰國十幾年,身邊一個親戚也沒有,想讓我多去陪陪他。我當然高興,正好駕照也下來了,于是托表哥再次辦理了工作簽證,再次飛到泰國,回到羅勇表哥家中。表哥特地把二樓的一間卧室重新裝修,做爲我的卧室,看來是想讓我在這裏長期住下去。
在表哥家待了兩天,我就又乘大巴去芭堤雅找方剛。泰國禁賭不禁嫖,色情業在這個國家是合法的,芭堤雅更是泰國最著名的性都,比東莞厲害多了。
大街上随處可見夜店、按摩店和酒吧,從晚上七點多開始,到處都能看到泰妹拉客。很多來芭堤雅的外國男人都會幹脆租一個泰妹,每天全程陪伴,幾天到幾個月都行。
方剛顯然對我一條佛牌能賺三萬多泰铢很嫉妒,當晚在海鮮大酒樓狠狠宰了我一頓,又去KTV找了四個美女玩到天亮。說實話,因爲泰國人妖太出名了,以至于我在泰國一看到漂亮姑娘,就懷疑是不是男人做過手術變的,和她們親熱的時候也十分别扭,更不敢發生關系了。倒是方剛很潇灑,竟找了三個泰妹晚上過夜,我真不知道他這一晚到底是想和那三個妹子幹那種事,還是聊天講笑話,能對付得了嗎?
次日結賬,總共花了我一萬多泰铢,我心疼得要死,但想到今後有可能還會再和方剛合作,心裏才舒服一些。
爲方便與顧客聯系,我又辦了一張泰國本地的手機卡,再把這張卡和我之前的沈陽手機卡一起開通國際直撥功能,雖然貴了些,但爲了賺到更多的錢,也就忍了,舍不着孩子套不着狼嘛!我先把号碼告訴給家人、同學和朋友,再發給沈陽的同學小呂和明哥,告訴他們如果我身在泰國的話,有重要事情打這個号。幾天後的一個晚上,已經是十一點鍾,我剛睡着,明哥就給我打來電話,語氣很焦急:“田七,壞了,我今天打麻将赢的錢花不出去,怎麽辦?”
我很奇怪:“錢還有花不出去的?”
明哥說:“你不知道,我最近不是手氣好嗎,總赢錢,有兩個朋友不服氣,就拉着我去撫順郊區一個朋友的農家院打麻将。打了一天,這幫人互相串通,我都看出來了,但還是被我給赢了。可現在已經是十一點,這地方特别偏僻,開車到市區也得一個小時,來不及了,咋辦啊?”
他這麽一說,我也感到很爲難:“要不你們換個樣,打打撲克、推個牌九啥的,盡量把錢再輸給他們呢?”
明哥差點兒哭出來:“沒用,連猜拳都試過了,結果我又多赢了兩千多!這附近有兩家小飯館,我把那兩家飯店所有的飯菜全都包了,足足做了十六桌菜,可手裏還剩三千多,怎麽辦?”
我表示也沒辦法,隻好勸他盡快開車回到市區有商場超市的地方,盡量趕在午夜十二點之前把錢消費出去。明哥問:“你這個東西真有那麽邪門嗎?我要是不花光這個錢,能有啥後果?”
我說:“這個我也不知道,但規矩已經告訴給你,不管出現什麽不良後果,你都别怪我。我勸你馬上開車出發,别再耽誤時間!”明哥無奈,隻好挂斷電話。
這麽一折騰,我還真睡不着了,一個小時之後,我忍不住給明哥打電話,問錢花沒花掉。明哥說:“還行,半路看到路邊有個小賣店,都關門了,我砸了半天門,老闆娘以爲我要打劫,吓得差點沒昏過去。我說讓他用最快速度清點出兩千塊錢的商品,總算是把這關給熬過去了。”
明哥的話把我逗得哈哈大笑,我也終于把心放回肚子裏,不管怎麽說,這關是挺過去了。明哥歎着氣:“我說田七呀,我這輩子頭一次因爲花錢而費這麽大勁,以後我再也不去郊區打麻将了,隻在市裏,他們愛玩不玩!”
我表示贊同,後半夜的覺也睡安穩了。
過了七八天,明哥忽然又打來電話,緊張地問我:“幾天前,有一天晚上我心慌睡不着覺,迷迷糊糊看到一個全身發黑、眼睛是紅燈的人站在我床前,對我說了好幾句‘你不守規矩,你得還債’的話,這到底是咋回事?”
我心裏發毛,眼睛是紅燈的人,那不就是紅眼拍嬰的法相嗎?但也隻好安慰他:“沒事,隻要你保證沒破壞過規矩,可能就是日有所思、夜有所夢吧。”
明哥語氣有點支支唔唔的,我追問到底有沒有壞過規矩,他說沒有,還說最近都不怎麽打麻将了,一直在努力忙生意。說實話,我隐隐覺得有點兒奇怪,明哥怎麽會做那種夢?但除了擔心,我也沒别的力可使。
大概一周後,我正和表哥在外面吃飯,電話響了,看屏幕又是明哥,我心想他這人事可真多,真是錢難賺、屎難吃,這七千塊錢賺得不容易,于是根本沒接,直接挂掉了。
明哥又打了幾十次,我幹脆關機。直到第二天早晨,我把手機打開,發現裏面進了一條短信,是明哥發來的:“我完了,我破壞了規矩。”
vAVVb8RHRA7r9qDz.jpg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立即註冊

本版積分規則

Archiver|手機版|小黑屋|Comsenz Inc.

GMT+8, 2018-8-19 10:36 , Processed in 0.084488 second(s), 26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