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iscuz! Board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註冊
搜索
热搜: 活動 交友 discuz

拿出手機
掃一掃

查看: 149|回复: 0

詭異的招财邪術,雖然效果明顯,但千萬不可嘗試!

[复制链接]

278

主题

0

帖子

10

积分

新手上路

Rank: 1

积分
10
发表于 2018-7-6 03:47:2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Bdv3dpk347ooVjRu.jpg

“人守陽,鬼鎮陰,陰陽不離,百無禁忌。”
這是行話,聽懂的都是幹陰行的人。
在我對面,坐着一個穿西裝、戴金表的男人,身邊跟着幾個兇神惡煞的黃毛小混混,其中一個黃毛操着口老廣普通話:“你系不系大佬要找的人?”
小時候爺爺告訴我,這世界,不是人就是鬼,不是陰就是陽,但有一種人,常年行走在陰陽兩界,非人非鬼,就連神明都得避讓三分。
我問爺爺,這是什麽人?
他說,就是我們——陰陽守宅人!
我敲了三下桌子,讓來人先給個“敲門金”。
解放前,有人來求事,會在守宅人的門上挂“敲門金”。
富貴人家挂金銀元寶,普通人家挂串銅錢,窮人家挂點番薯,總之是個意思。
黃毛還想嚷嚷,西裝男遞上一個鼓鼓囊囊的信封:“手下不懂規矩,您請笑納。”
這大哥還算懂點禮數,我接過信封,怎麽着也有一萬。
黃毛指着我鼻子:“大佬,這個黃毛丫頭,牙都沒長齊,搞得定?”
大哥見我不高興,當場踹了他一腳:“滾,别妨礙我談事。”
“诶……”
我看着來人,四方臉,獅子鼻,眉宇間殺氣十足,是個刀口舔血的人,而且他周身有股特别的氣場,跟神明有關。
這招叫觀相,跟街上看相的不同,說不出他的命運好壞,隻能大概看出能否鎮得住陽宅。
禮數到了,我問:“大哥,怎麽稱呼?”
“強子。”
我開門見山:“強哥,你霸氣十足,紅光滿面,平時沒少拜關二爺吧!”
“師父好眼力。”
“究竟遇到了什麽事,連你和關二爺都鎮不住?”
按理說,像強子這樣的人,一般的孤魂野鬼壓根不敢近身,更别說還拜了關二爺。
關二爺是中國武聖,忠肝義膽,乃道教護法四帥之一,我很好奇,究竟是什麽宅子,連他老人家都管不住。
強子爲難地說:“不瞞師父,家裏遇到點邪事,保家仙出了問題。”
保家仙一般出現在東三省,常用木闆制作的胡黃常蟒牌位供奉,能保家宅平安。
可這兒是南方,哪來的保家仙?
我知道他是在檢驗我的功力:“房中米帶來了嗎?”
“帶來了。”
他打開一個塑料袋,裏面有一碗大米,這米也是有講究的。
舊時山高路遠,交通不便,守宅人沒辦法一一前去看宅斷陰,就會讓來人帶一碗房中米,這米至少在屋裏放上一天一夜,不管多少隻取一碗。
守宅人隻要掂一掂,聞一聞,再嚼一嚼,就能知曉房中發生的怪事。
我拿着米先掂量一下,不對,這米重量不對。
再聞一聞,這是新米。
我連嚼都省了,将米退給他:“強哥,你拿新米過來,就是不信我,既然信不過,那就各回各家吧!”
這下,他看我的眼神都變了:“對不住林師父,我行走江湖慣了,總喜歡留一手。”
他立馬遞來另一份米:“對不住,對不住。”
看在錢的份上,我忍了。
接過米,我的手嘭的一下被米給壓住了。
強子等人不理解,一碗小小的米,怎麽會那麽沉。
他們不懂,米是五谷雜糧精,最能反映家裏的氣兒。
強子這米,陰氣也太特麽重了吧!
我低頭聞了聞,聞到一股死人的腐臭味……還有一股奶味。
再嚼一嚼……哎喲我去:“呸!”
我趕緊漱口,這米嚼起來有股水腥和爛肉味兒,在嚼的過程中,我隐約聽見了一陣嬰孩的啼哭。
根據爺爺教授的知識,他家鬧的是嬰靈,而且不止一個。
聽我一說,強子大手一拍:“林師父果然厲害,老牙叔誠不欺我。”
“說吧,究竟怎麽回事?”
強子說:“其實不是我家,是我開的賭場。”
他告訴我,半年前,他和幾個道上的朋友在江城的回龍灣開了家賭場,之後去泰國請了四個古曼童回來,分别放在賭場的東西南北,寓意四季發财。
别說,放了這古曼童果真有用,隻要每天準備些糖果、餅幹和奶瓶就好,賭場的生意準保火爆。
那時他以爲,隻要把法師交代的事做到位,古曼童就會乖乖的,沒想到這些嬰靈越來越不老實,竟對客戶動起了手腳。
“以前是晚上鬧,現在大白天也鬧!”提起這事他就火大:“客人進了場子後,不是見到鬼影就是聽到鬼哭,你也知道,賭徒本就迷信,賭場鬧鬼,傻子也知道怎麽回事,一傳十、十傳百,說我這裏有鬼,生意就越來越差,都特麽關門了!”
聽到賭場關門,我有一瞬想啪啪啪地鼓掌。
賭本就是害人的東西,更别說還用古曼童招财。
古曼童是什麽?說白了就是養小鬼,用死去嬰孩的靈魂實現雇主的願望。
這些孩子,有的生下來就夭折,有的被自己爹媽扼殺在肚皮裏,個個都是怨念極深的主兒,壓根就惹不得!
惹上,它可以纏你一生,纏到你死!
特别是,古曼童像人一樣,會慢慢成長,會根據雇主的期許和願望不斷變強,當然,索求的胃口也越來越大。
當有一天滿足不了它時,雇主的死期就到了!
綜上種種,我說:“對不起,這事不能幫你。”
“什麽?”
原本他是老牙叔介紹的,多少得給點面子,但這活兒真不能接,損陰德。
我把古曼童的事解決了,他繼續開賭場害人。
沒給他處理好,不僅砸自己招牌,還會被小鬼纏身。
思來想去,還是閃人得了。
幾個小混混摩拳擦掌,骨頭咔咔咔地響,我也不怕,翹個二郎腿把氣場撐起來:“強哥,你是混黑道的,我是混陰行的,你想用強沒問題,我林九九也不是好惹的。這事,說不幫就不幫!”
他擺擺手:“林師父,考慮一下吧!”
“沒什麽考慮的!介入因果本來就折壽!你做的還是見不得光的勾當。”
我起身就要走,強子一拍桌:“十萬!我出十萬,你做不做?”
十萬,說不心動那是假的!
我這人沒什麽特點,就愛錢,老牙叔和發小莽子是這麽形容的——鑽錢眼兒了。
但我覺得愛錢是優點啊,多實在!
強子看我猶豫,拍胸口道:“林師父,我強子最重情義,你幫我一次,以後在江城,我一定罩着你!”
話都說到這份上了,我抱着一絲僥幸心理,要不試試?
“我得帶個幫手,這人你應該聽過,博家的博易,人稱莽子。”
“是趕屍的博家嗎?沒問題,明天等你電話,我随時恭候!”
“行!”
結果第二天起床忘了看黃曆,一整天都諸事不順!
首先是天氣,大早起來,天上陰沉沉的,鉛雲都快壓到南泉山頂了,悶熱得不行,我一早就盼着下雨,這雨偏偏落不下來,讓人憋得慌。
接着,我去商場買了點兒童玩具和零食,對付嬰靈嘛,總得備好魚餌才成。
走出超市時,我莫名其妙被一個要飯的攔住了,那個人年紀約五六十,臭烘烘的,說話口齒不清,我模模糊糊聽到什麽死啊,去不得,真是觸黴頭。
一路上,我心裏想着那要飯的,騎車差點撞到了樹上,呸,真特麽晦氣!
除了我,莽子也出事了,一早就跟我打電話,吓得三魂沒了七魄。
“八一姐,我好像遇到不幹淨的東西了。”
“咋了?”
莽子說,昨晚他夢到了一個穿紅衣的女人,女人趴在床邊盯了他一晚上,他想動也動不了,想叫也叫不出聲,臨近天亮時,女人趴在他耳邊,幽幽地說了一句:“别出門……”
這個夢,差點把他給吓尿了。
“最恐怖的是,今早起來,我去喂妞妞、歡歡、小K吃東西,所有的狗都不敢靠近我,都對我狂叫!”我在電話裏隐約聽到了一陣狗吠聲,後背拔涼拔涼的。
一般人都知道,狗可以看到人看不見的東西,如果自家養的狗,突然之間對主人充滿敵意、狂叫,那就得小心了。
“八一姐,你在哪兒啊,我不敢一個人上廁所……”
“你大爺的,合着我來了,還得陪你上廁所?”
“你來了,陪我說說話,我就不怕了。”
莽子膽小,我從小就知道,以前不懂事,不知道男女授受不親,他做惡夢、招陰鬼,我還仗義地去陪他,經常跟他躺一張床上。
直到後來,我十八歲那年,博老爺子上門提親,我才知道男孩和女孩是不能睡一塊的。
那時,整個陰行都很看好我和莽子,都說趕屍的博家和守宅的林家聯姻,那就是強強聯手啊,勢必會成爲江城最厲害的陰行大家。
但爺爺不同意,說莽子這半人半鬼配不上我,我得由真龍天子來娶,氣得博家老爺破口大罵,說我入了男人房,睡了男人床,就是破鞋一隻,以後别說真龍天子,蒼蠅都瞧不上。
至此,趕屍博家和守宅林家徹底鬧掰,兩家老人老死不相往來,但這事卻阻擋不了我和莽子的真摯友誼,我倆不管老一輩怎麽攔怎麽擋,私下裏該怎麽處就怎麽處,一有風吹草動,莽子絕不會找博家人,第一時間隻會找我。
說起來,我倆真是黃金搭檔,他從小食腐肉、埋屍土長大,不人不鬼,半陰半陽,是絕佳的招陰體質,是博家趕屍絕佳的繼承人。
可他呢,膽子偏偏小得出奇,一隻老鼠,一個蟑螂都能吓哭,更别說屍體了……
小時候,他被迫拉着趕了兩趟屍,給吓出了心理陰影,懂事後打死不碰陰行,執意離開博家跟我出來混社會,混着混着,又走到了陰行的路子上,不知是不是天意。
我呢,天生流着守宅人的血,也遺傳了守宅人的膽量,天不怕地不怕,就怕有文化,除了讀書不行,其他都不在話下。
所以,一個招鬼怕鬼,一個驅鬼定宅,正好給互補了!
這會兒,聽說莽子遇到了髒東西,我也不敢耽誤,下樓就去擺弄小電驢,奇怪的是,小電驢好像壞了,車子完全發動不起來!
“怪了。”我總覺得,這些是某種不詳的預兆。
我默默在心裏念叨着祖上保佑,又拿出了爺爺給我的護身玉佩,再去發動小電驢,一下就好了!
“怪,真怪!”
這一折騰,我們就弄到了傍晚才出發,我和莽子拎着一包玩具和零食,坐上了強子的大奔。
剛一上車,我就覺得司機和黃毛的臉色不太對勁,黑乎乎的,似籠罩着一團烏雲。
莽子傻乎乎的,什麽也沒看出來,一上車就管我要吃的。
“八一姐,我想吃薯片。”
“一邊兒去,這些不是吃的。”
“不吃幹嘛買啊?”
“是供品。”
他立馬不說話了,趕緊把東西放下,湊過來小聲問:“我們這趟是去幹嘛?”
“對付嬰靈。”
他兩手一攤:“師傅,麻煩前面靠邊停一下。”
“别鬧了。”
“誰鬧了?八一姐,不是我說你,咱幾斤幾兩,你心裏……嗯哼?居然敢惹嬰靈?不要命了?”
我帶莽子來,一是壯膽,二是關鍵時刻可以用他半人半鬼的體質幫忙溝通溝通,沒想到他來之後,忙沒幫上,反而先拆台了!
爲了不讓黃毛和司機聽到談話,我給他發微信。
我:能别拆自己台嗎?
莽子:問題是,我倆搞不定呀。
我:天塌下來還有我呢,你怕什麽?
莽子:那行吧!這次給多少錢?
我:十萬,事成之後分你三萬。
他想也沒想就回:行!那就做!
看吧,有錢能使鬼推磨,千萬年不變的理兒。
搞定了莽子,我的注意力又回到了黃毛和司機的身上,這個黃毛就是昨天講話嗆我的那位,好像叫沖哥。
區别于昨日,今天,他安靜了許多,應該說,他正沉浸在某種恐懼當中,沒時間搭理我。
我把手放在他肩上:“你沒事吧?”
沖哥慢慢地回過頭,兩隻眼睛木然地看着我:“林師父,你有符嗎?”
“我當然有福了!以前江城最出名的白瞎子給我算命,說我命老好了。”
“不是福氣的福,是護身符的符。”
“有啊,咋了?”
沖哥哆哆嗦嗦散煙給司機和莽子,點燃之後說:“我們剛才,好像撞邪了……”
pjsW9xWts2fJus8W.jpg

微信文章篇幅有限,請您長按上方二維碼識别,即可閱讀本文未删減精彩後續!

或者,您也可以點擊【閱讀原文】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註冊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機版|小黑屋|Comsenz Inc.

GMT+8, 2018-9-21 20:01 , Processed in 0.094269 second(s), 25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